2012年12月17日 星期一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投资理财 > 理财大学堂
房租暴涨刷屏!拿什么拯救你,租不起房的年轻人?
 
和讯名家     2018-08-21
  一二线城市租房市场的价格暴涨,不全是“资本的原罪”,而更像一个罗生门。
  电视剧《蜗居》有一段台词很现实,戳到了很多观众的心。
  女主角郭海萍说:“每天一睁开眼,就有一串数字蹦出脑海:房贷六千,吃穿用度两千五,冉冉上幼儿园一千五,人情往来六百,交通费五百八,物业管理三四百,手机电话费两百五,还有煤气水电费两百。也就是说,从我苏醒的第一个呼吸起,我每天要至少进账四百……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成本。”
  每月的房贷是供房族的心头大石,但好歹等到供完的那一天房子就是自己的了。
  比供房更痛心的是供不起房,只能租房,无论花了多少钱租了多少年,房子还是别人的房子,到头来只是为他人作嫁衣裳。
  尤其是北上广深的房租之高,每月都占掉了打工族相当一部分的收入。
  房租,一直是北上广深漂族不可回避的切肤之痛。
  前几天,一则自如和蛋壳公寓高价抢夺房源的帖子刷屏朋友圈,再次刺痛了北上广深漂族敏感的神经。
  一名房东在天通苑的120平米三居要出租,心理预期价位是7500元/月,戏剧性的是,房东到自如和蛋壳公寓两家公司询问后,却被两方抬价拼命争抢,最终蛋壳给到10800元/月的价格,付11个月。
  高价抢房源,看似赔本生意,其实不然。
  公寓公司打的如意算盘是这样的:高价抢占房源达到垄断经营,到时提高房租血赚一笔。
  这则帖子的疯传让广大漂族再次心寒,买不起房也就算了,现在连租都租不起了吗?
  资本为什么会盯上租房?这和房地产市场的走向有关。
  炒房客这些年的日子过得很是滋润,房地产泡沫越来越大。
  居民杠杆居高不下,根据央行最新数据,2018上半年我国家庭房贷债务率高达34.29%。
  国家终于出手,对房价的态度由“遏制过快上涨”转变为“遏制上涨”,坚持房住不炒,支持“租购并举”,对调控不力的地方政府将严格问责。
  看来中央这下是对房价动真格了,地方政府于是纷纷出台“限贷”、“限购”、“限售”等一系列调控房价的措施。
  近日北京、厦门、上海等城市房价都有所下跌。疯狂的房价似乎有望逐渐回归理性。
  很多房地产业的业内人士认为,房价的黄金时代要过去了。
  于是,在政府出台系列房价调控政策,强调支持“租购并举”,银保监会发布《关于保险资金参与长租市场有关事项的通知》,允许保险公司资金进入长租市场之后,资本转而把目光投向房租。
  房租成为下一个市场风口。很多房地产资本进驻城中村,把村里的房子承包下来,改造成长租公寓。
  长租公寓相比原先的农民房,在公寓环境和家电设施配套上都改善了不少,价格自然也翻倍了。
  今年6月,一封《致富士康员工的公开信》引起媒体的注意。
  公开信要求富士康为员工足额缴纳公积金,并提高薪资,才能追上房租的涨幅,继续在这个城市工作下去。
  公开信的起因,是万科进驻厂区所在的清湖村进行改造。万科改造后的房租预计将会翻2—3倍。
  金地已经在清湖村运营的草莓社区,租金在1880—2980元之间,如今再来一个万村计划,不能不引起富士康员工的恐慌。
  万科计划引起的富士康员工公开信事件,只是长租公寓进驻中国一二线城市城中村,推动房租上涨的一个缩影。
  房企大规模进入城中村连片拿房,租金水平被迅速抬高,这势必会摧毁城中村原有的生态平衡,导致原本租住多年的大量低收入租客被迫搬离。
  为垄断房源,房地产企业竞相高价抢房,抢房源时赔进去的钱,自然都在接盘侠的房租里收回来。
  房源需求反映的是市场的真实需求,长租公寓圈地,市场房源变少,但一二线城市需要租房的群体还是那么大,房源供不应求,其他农民房的价格自然跟着水涨船高了。
  “租购并举”最终能否让房价回归理性还是个未知数,但目前已知的是“租购并举”已经让资本盯上了租房,给租房一族带来了切肤之痛——房租上涨。
  房价一事未平,房租一事又起。
  据贝壳研究院的数据统计显示,今年7月份,一线城市北京、上海、深圳三城的租金环比均上涨,涨幅分别为2.4%,2.1%与3.1%。
  二线城市中,南京与济南的租金环比涨幅分别为3.7%与2.4%。
  面对高昂的房价,买不起房,年轻人也就认了,至少可以租。
  但面对一路高歌猛进,势要吞噬一二线城市城中村的长租公寓,很多年轻人慌了,也怒了,房租上涨,对于买不起房的年轻人来说,无异于釜底抽薪。
  买不起也就算了,现在连租都租不起了吗?
  被房租绑架的年轻人不在少数。
  近日,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2名(18—35周岁)在租房的年轻人进行调查。
  调查数据显示,20.7%的年轻人表示房租占其月收入一半及以上。
  自“恩格尔系数”后,民间智慧又发明了一个新词,即“房格尔系数”——房租占收入的比例多少,这个占比直接影响到幸福指数。
 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曾经说过,房租收入比在30%以下处于合理范围,若占比超过30%,则会影响生活的幸福感。
  菜导想知道,在租房居住的年轻人们,感到幸福的人能有多少?
  由买不起到租不起,看起来,资本只是换了个方式来耍你,逃不掉的,只是被收割的韭菜。
  “如果资本挟持了企业,一定会跑偏。长租公寓爆仓,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。”几天前,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在说完这句话后,选择了离职。
  在愤怒之外,人们开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:房租暴涨这个问题上,资本肯定不是白莲花,但故事真有这么简单么?
  蛋壳公寓执行董事长沈博阳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,直接否认长租公寓在通过价格战的方式搅乱市场:“从商业模式的角度讲,长租不是赢者通吃的行业,而且客单价极高,没人打得起价格战,拼的是效率和澳门美高梅mgm888.cc。”
  这次北上广深的房租上涨,表面是中介、长租公寓争地盘争房源抬高了市场价格,实际则是过去几年一线城市存量房市场极度萎缩的直接后果。
  一线城市住房租赁市场的供需关系早就异常紧张:北京这几年累积拆除了一亿平方米的违建,意味着减少了300万人的居住空间,2018年还将拆违4000万平方米以上。
  上海通过“五违四必”,两年拆除违法建筑1.6亿平方米,连续两年实现外来常住人口负增长。
  广州、深圳这几年也在抓紧推进“城市更新”,原来能容纳十几万人的城中村被改造为高楼林立的豪宅区。前段时间排队抢购的9万一平的“华润城·润府三期”,其原址就是深圳最大的旧改项目:大冲村。
  另一方面,北上广三城未来五年租赁用地计划供应面积将达3825公顷,占同期住宅供地面积比例超26%。
  但相比房产开发销售,单纯的“自持”性拿地不仅前期购置和建筑成本过高、资本沉淀大,如果政府没有更多的配套措施,从实际角度来看,很难指望这些房子会以便宜的价格推向租赁市场。
  最重要的是,住房租赁市场一直缺乏统一的政策规范。虽然住建部一直想推动租赁市场的发展,但消防、城管、国土、税务等部门的政策配套和管理思维并没有形成合力。
  某长租公寓的负责人就曾告诉菜导:虽然有资本支持和住建部的政策引导,但长租公寓遇到的困难远非外人所能想象——由于很多长租公寓房源性质、消防要求、税收界定的模糊不定,每逢拆违或检查,公寓很容易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被强制拆除或撤离,造成非常大的损失。
  所以,一二线城市租房市场的价格暴涨,不全是“资本的原罪”,而更像一个罗生门。
  但对于有租房需要的人们来说,当房租远远超出自己的经济承受范围,你猜事情会走向何方?
  很多年轻人之所以背井离乡到大城市打拼,是因为能在这里看到希望。而有一个稳妥且可承受的住处,是延续希望、达成梦想的前提。
  就像李健在《异乡人》里唱的那样:“披星戴月地奔波,只为一扇窗。当你迷失在路上,能够看见那灯光”。
  如今,房价难降,房租易涨。当高昂的房租让生活只剩苟且的狼狈,看不到希望的人们,是继续坚守,还是选择离开?
 
[返回]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人才招聘 网站声明安全提示
2012北京农商银行 © 版权所有 京ICP备 14022553 号
博聚网